2013年4月18日星期四

領導


【東方周報】印行版《細民怪論》專欄
最近收到久友的電郵,送來一段發人深省的小道消息,原因是每一位港鐵職員天天都要面對大量強國人走水貨,在車廂或車站範圍內隨地疴屎疴尿,要堅持既定制度,謹守工作崗位,壓力之大,可想而知。
話說某天有一偉大強國人在東鐵(前九廣鐵路)頭等車卡內自由行時,被港鐵稽查發現祇是購買普通等車票,要罰款伍佰大元,偉大強國人發揮大吵大鬧強國特色。
偉大強國人:「叫你領導出嚟見我!」
港鐵稽查:「我哋無領導,但有制度!伍佰蚊唔該。」
雖寥寥兩句對白,卻道出中港兩地的文化差異。當然正面評價是給那位港鐵職員的!
大量強國人走水貨,在港鐵車廂或車站範圍內隨地疴屎疴尿圖
這又讓細民想起在腥港某非牟利團體做義工時的一件往事,這機構聘任廿多位全職幹事,各幹事手下亦有一班義工,負責下日常工作,原本相安無事,細民做了幾年義工後,因腥港的回歸大議題下港人有點像被出賣了的感覺,人人都習慣自由自在生活了多年,突然間說要在共產獨裁批鬥極權統治下生活,人心惶惶,移民英美加歐澳人數有如出埃及記般絡繹不絕,機構的部分幹事義工也毫不例外,有人辭官做加燦,當然亦有人漏夜趕科場,新來的幾個幹事中有一位新移民頗具野心,先從義工做起,見有職位空缺立即申請,內部招聘走捷徑無分國界,全世界都一樣,她亦從不計較工種工資工時,大小通吃,看似刻苦耐勞,裝作無怨無悔,上頭總幹事及董事局看在眼裏,覺得此姝有承擔,乃可造之材;短短兩年間更把其他一些高學歷、富經驗、年資長的幹事及資深義工通通耍手段迫走,過程中當然是非沖天,一些滿腔熱誠的義工對負責開的工作突然間無聲無息地終止,也大感愕然,此姝再招攬一批皇親國戚,或需求工作經驗的新移民當初級幹事及新義工,特別在這批新生代簇擁之下,左一句「領導早」,右一句「領導好」,觀其貌,洋洋自得,聽其言,既無否認,察其行,欣欣然接受矣,自此事無大小,此姝都會自動請纓,總幹事見再無年前的人事紛爭,都係打工啫,但求薪高職穩,又有人自願孭飛,洋諺云:「無事就是好事」,因循苟且,樂觀其成,細民最後聽到其他工作人員說及,凡事都要經此姝纔能上達,久而久之,儼如一個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的小王國開始成形,大事見人見報的親身上陣,芝麻綠豆兼厭惡性的瑣事便吩咐小嘍囉應付交差,是好是壞,祇有那機構的董事局及幹事們心裏有數,細民伺後也移民去了,無眼睇。
至於「領導」這詞怎來?如等於英文Lead的意思,無論單字或組合都應為動詞,相信是源於大陸官方把國家元首稱為「領導人」(這個纔是形容人物的名詞)而來,口語化再簡稱所有上級幹部為「領導」,變成名詞,文法上有點錯亂,大陸乜都有,十三億人都說了幾十年的便變成真理;也可能出自英文Leader一字的音意齊譯,但在腥港時一般都稱為領袖、元首,稱上級為掃把、經理、老細、老頂,粗俗點叫大佬、阿頭(並非頭哥),再者腥港的前宗主國英國元首英女皇大家都統稱為「事頭婆」,相信各街坊絕無異議。稱呼人家作「領導」真的很彆扭,很擦鞋,港人很小這樣稱呼上頭,當然這也反映出大陸的奸部喜歡被稱為「領導」的心態,有點稱王稱帝的味道,感覺上還處於諸侯王爵的世代吧!
翻查【康熙字典】對「領」字的第一個解釋是「項」,頸也;《廣韻》理也;《韻會》統領也。至於「導」,引也,治也。但在「領」字部、「導」字部不曾發見「領導」兩字連在一起解釋,更遑論「領導人」,在康熙年代應該祇有「皇帝」,並無「領導」或「領導人」這兩個組合,細民之前的英字中譯假設雖不中亦不遠矣;但為了配合共產黨黨史的合法性發展,馬列毛周鄧習總的老祖宗,其實在唐宋元明清早已雌伏多時,做那消滅階級敵人,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舖橋搭路,二零一四年版大陸印行的【康熙字典】應該有了。
那領及導又該與甚麼古代成語配合纔合乎黨性呢?不妨又捉捉字蝨,玩玩文字遊戲。既然領為頸,頸之上為頭顱,頭,首也,故有首領一詞,見《左傳·襄公十三年》:「若以大夫之靈,獲保首領以歿於地。」古時的開國君王大多為驍勇善戰之將,馬首是瞻,親自領軍南征北伐者比比皆是。頭、頸連成一體,首、領分離則身首異處,古裝片也時常描述戰敗的帝王將帥及其從屬多會人頭落地,戰敗者為免羞辱欲留點風骨晚節的都會身先士卒,挺起胸膛,再者導為引,把頸伸長,領導就是引頸就戮之勢。
各位政客,大小公司、機構、社團的所謂領導們,喜歡人家呼天搶地叫您做領導嗎?要殺頭纔能匹配,您們準備好沒有?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註:東方報讀者如時常乘搭卡城輕鐵,有否遇過Peace Officer查票的經歷,這是稽查的職權範圍之一,反唇相譏祇會加控阻差辦公,圖添告票。稽查一詞亦已成為歷史名稱,港鐵網站現稱檢票員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